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访华引热议,澳专家:澳应该抓住此次机会 |中澳|澳中_订阅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驻新西兰特约记者 王淼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张常悦】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20日开启为期两天的澳大澳专澳中访华行程,这也是利亚4年来该国外长首次访问中国。澳专家认为,外长澳大利亚应该抓住此次机会。黄英华引



资料图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12月20日报道,贤访黄英贤在启程前对媒体表示,热议澳总理阿尔巴尼斯已明确表示,家澳机澳方将寻求同中国“保持稳定的应该关系”。她介绍称,抓住中澳她将在同王毅的此次会晤中推动贸易限制措施的取消,并称两国关系中有许多棘手问题,订阅需要时间根据双方各自利益去解决。澳大澳专澳中“但我确实认为这次访问是利亚又前进了一步……我们将在能合作的领域合作,在必须分歧的外长地方分歧,根据我们的黄英华引国家利益接触。”黄英贤称。

同日,澳总理阿尔巴尼斯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谈澳中关系时写道:“澳大利亚寻求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平等伙伴关系。”文章指出,本周三标志着现代澳大利亚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50年前的这一天,惠特拉姆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文章称,澳中两国一致同意指导两国关系的原则,这些原则基于平等、相互尊重和互利,以及对地区和平与繁荣的承诺。在谈到11月15日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见时,阿尔巴尼斯称在首次见面中谈到澳中两国高度互补的经济。文章写道,澳中贸易总额超过澳大利亚与其他3个最大贸易伙伴的贸易额的总和。文章还援引黄英贤的观点称,如果两国能够明智地处理分歧,可以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同时发展双边关系。

黄英贤访华引起媒体热议。美联社20日分析认为,黄英贤此次访问意味着在今年上半年澳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在大选中击败更加保守的前总理莫里森后,中澳关系正在慢慢解冻。“德国之声”20日援引一名国际问题专家的话分析称:“阿尔巴尼斯政府没有把与中国的关系作为澳大利亚国内政治辩论的一个要素。莫里森政府倾向于做的是,利用国际关系来发挥其国内话语权,试图藉此表明其是一个强大的政府。”澳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勒马修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表示,黄英贤受邀访华表明中国与世界重新接触,“这是澳大利亚应该抓住的机会”。勒马修补充道:“现在,球在中国的球场上,澳大利亚已经表明愿意在不放弃的情况下进行富有成效的参与。”

但ABC分析称,黄英贤在启程前的讲话意在为外界对此访期待进行降温。黄英贤在行前提到一些棘手的问题,称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ABC认为,鉴于这次访问仅为期不足两天,预计双方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报道同时提及,澳大利亚贸易部长法雷尔未能获得与中国商务部长会面的机会,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上一次访华还是在2019年11月。


资料图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黄英贤访华展现出双方都希望推动中澳关系回归正轨的意愿。他分析认为,澳大利亚新政府上台后展现出一种改变对华关系的主动性,这和莫里森政府显现出很大区别。一方面,它在纠正上届政府毫无理性的外交手段,另一方面则部分回应了该国政界、商界和一些知识分子有关阻止中澳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呼吁。

在莫里森政府执政下,中澳关系自2018年起陷入低谷并不断恶化。此前,澳大利亚颁布被外界认为意在针对中国的《反外国干预法》,禁止华为参与竞标其5G网络,并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紧跟美国步伐。2020年,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大麦、葡萄酒等农产品征收关税。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周方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黄英贤此访是一次“破冰之旅”,向外界释放了积极信号。不过,中澳关系的回暖仍面临难点与变数,那就是美国的影响。他解释称,中澳本身在安全和经济上并无太大利益冲突,但美国一直寻求将澳大利亚当作反华的“抓手”,未来或许还会有其他动作。

延伸阅读

中澳关系要完全修复,还有多远?

值中澳建交50周年之际,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应邀自12月20日至21日对中国进行访问。

黄英贤此行受邀访华,谈什么、如何谈都将影响下一阶段中澳关系发展的稳定性。具体来看,外界十分关注中方在莫里森执政时期对澳大利亚施行的多轮经济反制是否会被解除。

在12月20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有记者提问:澳大利亚一直呼吁中国取消对澳输华产品加征的关税,如果澳外长黄英贤在会谈中提及这个问题,中方准备如何回应澳方的请求?

发言人毛宁表示,中澳双方将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对于访问情况,我们会及时发布消息,请保持关注”。



资料图

澳内部压力大 迫切关注中国是否能解除经济反制

此前因澳大利亚政府的一系列敌意操作,包括撕毁中国同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2019年签订的“一带一路”框架协议等,令两国间关系陷入谷底,中国对澳大利亚实施了多轮经济反制。

在第一次对澳经济反制中,中国对澳大利亚木材、大麦、红酒、龙虾、铜矿石、食糖、煤炭共7个大类颁布了进口禁令。其后几次经济制裁则分别停止了对澳大利亚燕麦草合同的续约,并向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116.2%—218.4%之间的反倾销税。

据报道,失去了中国市场,相关影响在澳大利亚各行各业已经显现,尤其是海产品、葡萄酒行业每年损失近130亿美元。因此,黄英贤此次访华也承载着澳方内部的压力。澳《金融评论报》称,因疫情影响,澳商业代表团无法与黄英贤同期访华。但是,澳企业期待此访“能在短期内取得实质性成果”。《悉尼先驱晨报》刊文道,黄英贤此访的关注焦点之一就是中国是否会取消对澳葡萄酒、龙虾等商品的限制措施。

有分析称,这也是澳当局对待发展中澳关系中的一个“先前条件”。近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做客澳大利亚广播电视公司节目,谈及中澳关系时提到,对抗不是中澳两国的主流,合作才是中澳双方的主流与大局。但阿尔巴尼斯完全不反思中澳两国关系为何陷入低谷,而是话锋一转,自顾自地强调“中国需解除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制裁,以此表明中国确实想与澳大利亚和平共处、合作共赢”。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撰文谈澳中关系

一方面,阿尔巴尼斯并非意识不到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要性,在中澳建交50周年纪念日当天,也就是12月20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在《澳大利亚人报》撰文谈澳中关系。

他表示,50年前中澳建交是一个大胆且正确的决定。两国认识到相互接触和共同支持彼此发展可能带来的共同机遇,而双方间的差异则强调了清晰开放沟通的重要性:如果两国能够明智地处理分歧,可以在维护国家利益的同时发展双边关系。

阿尔巴尼斯提及此前在巴厘岛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次会面,双方谈到了经济、气候变化等议题,“我们一致认为,更多对话是一件积极的事情”。阿尔巴尼斯还写道,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以访华纪念两国建交50周年,这是继续推动双方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的努力的一部分。

外界注意到,黄英贤访华,中方也重启了子2018年以来暂停了四年的中澳外交与战略对话。而这一对话机制的恢复,无疑释放了重要信息,未来中澳一系列对话机制或许都有恢复的空间。



资料图

中澳仍存在破坏两国战略互信的因素

另一方面,虽然中澳关系有所回暖,但距完全修复关系或许还有一定距离,澳大利亚方面仍存在若干破坏两国战略互信的因素,同时,两国关系还面临着来自地缘政治和域外力量干涉方面的挑战。

过去几年间,澳大利亚先是加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机制”,后又跟随美英组团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据外媒报道,阿尔巴尼斯上台后依然没有完全放弃此前澳大利亚政府带有敌意的对华政策,宣布加强与太平洋岛国的接触“以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12月,澳大利亚防长马尔斯还宣布邀请日本加入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并宣称澳大利亚谋求和日本实现“军事工业一体化”。

再加上此前澳方同意美军6架可载核的B-52战略轰炸机进驻澳大利亚、继续在对华政策上充当美国“印太战略”的急先锋,这一切都将成为中方全盘考虑是否接触对澳反制的关键性因素。澳大利亚如果想要和中国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也必须要拿出必要的诚意和决心。

作者丨王贝妮,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编辑丨张思南,深圳卫视直新闻主编

分享到: